小k不见了

小k看了看盯着他的数学老师,表情没有任何变化,仿佛沉寂的死水一般,微风吹过涟漪都没有起来。只见老师的脸色变的越来越难看,“小k,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?现在是上课时间,你却在吃东西!”这回小k听完有了反应,却听见他嘿嘿一笑,突然站起身来抬腿向教室外走去,走到老师跟前的时候,又冲他诡异的笑了笑,消失在大家迷惑的视线中。 教室里寂静了很久,然后大家开始叽叽喳喳的议论了起来,“奇怪,小k怎么变成这样子了。”“小k到底是怎么了?”小米自己在心里反复的问着这个问题,却找不到答案。老师嘟囔了一句:现在的学生怎么变的这么没有礼貌了,继续上课吧。教室里又恢复了以往的状态。 终于挨到了放学的时间,小米收拾了书包,匆匆向小k家跑去,咚咚咚,小米敲了敲小k的大门,院子里小花狗旺旺了两声,却没有看见人出来。小k没有回家吗?那他去哪里了?小米心里不免有些担心起来。这个以前很会讲故事,难过的时候经常安慰自己的家伙,好像... more...

奇怪的小k

别的学生都是盼着寒暑假的开始,害怕寒假的结束,但小米却恰恰相反,小米是独生女,一旦放假以后,爸妈上班去了,空荡荡的房子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,朋友们都住的离她比较远,所以都没有人陪她玩。很是孤单,不像上课的时候有同桌,前后桌,那么多的同学朋友一起。所以在小米的心里,这个寒假终于过去了。 今天是寒假后的第一天,小米兴奋的一路小跑着去了学校,上课的教室在三楼,走到楼梯口的时候,小米突然感觉气氛没有想象中的活泼明朗,却是似乎弥漫着压抑的感觉。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原本雀跃的小米扶着楼梯慢慢的往上走,心里还在犯着嘀咕,发生什么事情了。心里又有点着急想要去三楼跟同学们问个究竟,于是,脚步又不觉快了起来,终于到了教室。同学们倒没有什么不同,三个并作五个一起,一小群一小群的在那里讲笑话,叙述者寒假里发生的有趣的故事。小米的心总算放了下来,走到座位旁,才看到同桌小k自己坐在那里一声不响。“小k你来的好早啊,... more...

婆婆或许真的应该放手多一些

早晨7点小米就起床了,做了点粥喝,然后就开始工作了,旁边小k正在和他妈妈微信聊天,“妈说要过来监督我们”小k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,小米听完就上火了,“都30几岁的人了,还监督什么啊?又不是小孩子,真让人头疼啊。”“老妈说咱俩胃不好,需要调理,她要上来监督咱吃饭啥的,弄点补品给咱们吃。” 这个话题是最近小米和小k经常谈论的话题,也是最近同学间谈论最多的话题,关于婆婆和儿媳妇的话题是中国永远不灭的话题。看到论坛上很多婆媳的问题,各种的。有说婆婆不好的,也有说媳妇不好的。而绝大多数的问题都是在生孩子,坐月子,带孩子,一起住这些问题上绕来绕去,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于是,论坛里充斥的都是这些。 其实,婆媳的主要问题在于一个男人,就是媳妇的老公,婆婆的儿子,两个女人为了这一个男人争来抢去,女人心细想的多,难免问题会多一些,而最重要的问题是中国的观念问题,在儿子成家立业之后,婆婆还认为他是小时候的那个... more...

那群麻雀在干嘛?

因为亚健康状态的缘故,两人商量好了,以后午饭晚饭之后都要出去走一下,一方面可以消食,一方面也是锻炼身体。 今天也是一如往昔的到公园里面走了两圈,风没有昨天那么大,但也有点凉,园子里的人不少,大多是陪孩子出来的大人们,孩子们有的在滑轮滑,有的在放风筝,春天是风大的季节,这么好的资源很多人都不想浪费掉,于是,公园门口多了好多摆摊卖风筝的人,也有卖小孩子玩具的,各种闪着光的放着小苹果音乐的小玩意儿。还有戴在头上的发夹,有着两个一直闪着红光的牛角一样的东西,很是可爱。不远处时不时的还会传来叮叮当当的铃铛声,哇,原来是我们小时候一直盛行的糖葫芦,不过现在好像已经没有那么招人稀罕了。生意似乎有些惨淡。旁边飘来一阵阵香味的是卖手抓饼的。不能吃啊,不然出来消食锻炼目的的运动就白费了。 逛了三圈,差不多也有个4公里左右了,走了微汗的状态,就该回去了,路上却看见路灯底下十几只麻雀围着不知道什么叽叽喳喳的叫着,... more...

平淡的幸福

小花的家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,说是偏远,是因为从这里到打工的地方,需要先坐大巴,再转小巴,最后再找辆摩托车才能到家。几经周折,每次到村口的时候,乡亲们热情的招呼总是让她觉得心中翻滚着热浪。村口李大爷家的那条小黄狗,每次摇着尾巴汪汪的来接着这些归家的人,如今,它已经辗转,成了苍老的大黄狗。 家,是永远的家。她却深爱着这个落后的小山村,这里有大山,山上长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植物,有高高的参天大树,也有小草野花,据说曾经有野猪出没过,小花见过小野兔,蹦跳着跑了,很是可爱。还有一条江,绵延的很长,填满了小孩子们在里面游泳抓鱼的回忆。这里,养育了整个乡的人。虽然景色很美,但是挣钱的路子太少,所以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了,只剩下一些老人守在家里,种种菜,看看孩子。这也是大多数农村的现状了。 小花也是外出打工的年轻人之一。07年她就去了研城打工,这一打工就是十年了。十年的打工生活让她已经适应了这里,和那个... more...

生日快乐,小米

今天是小米的生日,虽然醒来的时候天阴沉沉的,但丝毫影响不了小米快乐的心情,一年一次的生日最大,看什么都觉得开心。旁边熟睡着的小k还没有要醒来的意思。小米悄悄的爬起来,洗漱完毕就开始琢磨着如何度过一个有意思的生日。出去旅游,但是刚过完年回来疲惫的身体好像还没有完全恢复,今天能起的这么早,主要原因是生日,还有一个原因是上班。唉,小米经常会感叹,这个2月份的生日不怎么好呢,有的时候会赶到假期,有的时候会赶到上班。 不想那不开心的事情,还是想想怎么过生日吧。生日蛋糕是必须的,小米不喜欢吃甜品,但是一年偶尔一两次的奶油蛋糕还是会挠的心痒痒。中午的时候去订一个小蛋糕来吃,大的两个人都吃不了,吃多了还有点腻腻的,哎呀,怎么一下子就过渡到中午了啊,早餐呢?早餐都还没有决定哦,好吧,跨度太大了。早餐就来个中式的吧,豆浆油条加个蛋,完美。上午上班的时间似乎都变的飞快,随着小米的心情一起雀跃起来,始终滴滴答答的... more...

大年初三的早上

大年初三的早上,屋里还黒不隆东的时候,我就醒过来了。脑袋非常清醒。只是不知道几点了? 想着,先看看几点再说。隐约间听到了楼上的脚步声。心里充满了疑惑现在是半夜12点呢?还是凌晨两三点呢?还是已经到了早晨四五点了! 拿出手表,想看一看具体的时间,谁成想黑漆漆的屋子里什么都看不清。 想拿出手机看一下时间,手机关机了。开机的话,会有声音,会吵到旁边熟睡的小k。 我辗转反侧,思来想去。最终,还是觉得头脑太过清醒。于是,我直接从床上爬了起来。 走到厕所借着感应灯的灯光,终于,被我如愿以偿的看到了手表的时间点。 好消息是,已经是早上5点钟。可以直接起来了,洗漱完毕,把手机拿到厨房,打开灯,打开手机里存着的英语文件。听了一会儿,不觉又有些困了。紧接着我又听到了楼下,噼里啪啦的声音。他们也起来了,现在大概是5点半。 屋子里渐渐变得越来越亮了。低头再一看时间,已经六点钟了。 这时候,我听到屋子里,小k在喊我... more...

晴天里的那本笔记本

马上要过年了,趁着今天久违的大晴天,是真正的晴天啊,不是多云呢,所以无论如何不要让这阳光浪费掉,虽然是周末,但早晨还是早早的起来,开始收拾要洗的衣服,床单被罩枕套毛巾等等等等乱七八糟,凡是觉得应该要洗的通通拿出来。准备沐浴这美好的阳光,迎接即将到来的新年! 翻开衣柜,找出干净的衣服来穿,突然看到了书柜角落里安静躺着的日记本,那是很久很久以前自己写过的日记本。慢慢的将日记本从书柜中抽离出来,放的时间比较久了,封面上沾上了细细的灰尘,拿来一块有点潮湿的抹布,轻轻的将灰尘抹去,轻轻的,生怕会惊动了沉睡的岁月,引起一场尘土飞扬的斗争。 抹去灰尘以后的日记本变得崭新崭新的,手指捏住第一页翻开,2009年2月14日,晴,天气有点冷,但我的心却很暖。开头的一句话,好像是打开了电影院的大门一样,在我眼前展开了回忆的序幕。 2008那一年我去了日本找工作,却不想经济危机正好砸在我的头上,不但没有工作机会,日... more...

无巧不成书,来错医院挂对号

昨天晓米预约了乳腺科的大夫去医院做个检查,因为她感觉摸到了硬块,心里有点担心,预约前没怎么注意,预约的时候发现都是男大夫,奇了怪了,找个乳腺科的女大夫咋这么难,但是,经过了她不懈的努力,终于找到了第一医院一位资深的女大夫。 今天起了一个大早,连转两辆公交车的情况下提早一个小时赶到了医院,因为是第一次来,需要建立门诊卡,看着眼前的队伍,晓米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排在了队伍的尾巴上。好在来的早,不然时间真不够用的。 服务人员的效率还算高,很快就轮到了排在队伍尾巴上的晓米,身份证和钱一交出去,卡就到了自己的手里,接下来去服务台绑定一下。“你好,我在网上做了预约,但是第一次来,请帮我绑定一下吧。”服务人员熟练地把门诊卡拿过去刷了一下:“没有你的预约信息!”不是吧,晓米赶紧拿出自己的手机,找到预约平台上预约成功的提示信息,“你看,这是我预约成功的信息。”“不好意思,我们医院没有你预约成功的信息呢... more...

浪漫的故事-三人奇遇记

大汉把我们三个人蒙上眼睛,带到不知道什么地方,睁开眼睛的时候,苗苗不见了,只剩下我和小路两个人,“苗苗呢?”我急忙问道,“去那边刷碗了。”大汉不紧不慢的道。我晕,怎么回事。 “你们俩去这间教室吧!”大汉瞥我们俩一眼。几步的距离我们俩走了半天,心里简直乱成了一锅粥。怎么回事?什么情况?我们俩要来上课?? 安排跟我同桌的是个外国小伙子,他,看着好眼熟,翘翘的鼻子,深深的眼窝。哦,眼熟可能是因为我对外国人都眼盲的缘故。印象里他们都长一个样子,看电影的时候我经常看的云里雾里,因为我分不清有几个人,刚才出场的是谁,刚才被杀了的又是谁?真的不是一个人? “你好”,小伙子礼貌的跟我打交道。“你好”。却不知为何,看着他的眼睛,我的心砰砰乱跳,“你不认识我了?”难道我认识他?我仔细的在头脑里搜索着,没有答案。他嘴巴张了张,没有说话。但我的眼前好像放电影一样过了很多模糊的情节,但是我却不知道具体内容,只是觉得... more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