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锡纯用“白虎加人参汤”治疗正气不足的外感

医 案
用生石膏以退外感之实热,诚为有一无二之良药。乃有时但重用石膏不效,必仿白虎加人参汤之义,用人参以辅之。而其退热之力始大显者,兹详陈数案于下,以备参观。

伤寒定例,汗、吐、下后,用白虎汤者加人参,渴者用白虎汤亦加人参。而愚临证品验以来,知其人或年过五旬,或壮年在劳心劳力之余,或其人素有内伤,或禀赋羸弱,即不在汗、吐、下后与渴者,用白虎汤时,亦皆宜加人参。

曾治邑城西傅家庄傅寿朋,年二十。身体素弱,偶觉气分不舒。医者用三棱、延胡等药破之,自觉短气,遂停药不敢服。隔两日忽发喘逆,筋惕肉动,精神恍惚。脉数至六至,浮分摇摇,按之若无。肌肤甚热,上半身时出热汗。自言心为热迫,甚觉怔忡。其舌上微有白苔,中心似黄。统观此病情状,虽陡发于一日,其受外感已非一日,盖其气分不舒时,即受外感之时,特其初不自觉耳。为其怔忡太甚,不暇取药,急用生鸡子黄四枚,温开水调和,再将其碗置开水盆中,候温服之,喘遂止,怔忡亦见愈。继投以大剂白虎加人参汤,方中生石膏用三两,人参用六钱,更以生怀山药代方中粳米,煎汤一大碗,仍调入生鸡子黄三枚,徐徐温饮下,尽剂而愈。

各位朋友大家好,今天我们接着来聊张锡纯是怎么用生石膏这味药的。

 

张锡纯写过这样一段话,写的很有意思,我觉得很耐人寻味。他说“用生石膏以退外感之实热”,就是得了外感,如果有出现实热了,非常的热,他说用生石膏来治疗,“诚为有一无二之良药。”也就是说这药它“有一无二”,就是它排第一,没有排第二的,张锡纯这话说的很有意思,叫“有一无二之良药”。

 

他说有时重用生石膏也没有效果,为什么呢?这人正气不足,所以“一定仿白虎加人参汤之义”,这里边大家看这方子“白虎加人参汤”,这是一个方子,这方子哪来的?这方子是张仲景在《伤寒杂病论》写出的方子,也就是说干用白虎汤的时候可以用,但是有的时候这人正气不足怎么办呢?在里边加上人参,很快就能把这外邪给清出去,把热邪清掉,这叫“白虎加人参汤”。张锡纯说一定要仿造白虎加人参汤之义,用人参辅助它,只要这方子里一加上了这生石膏,一配上这个人参了,这个生石膏清热的效果才能明显的发挥出来,这是它的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。

 

张锡纯后来又讲,他说按照伤寒,治疗伤寒、受寒这种外感病,“定例”,就是按照规矩,“汗、吐、下之后”,如果你发汗了,或者吐了,让他把邪气吐出来,或者泻下,用泻下药往下泻以后,这个正气不足,“汗、吐、下”以后,这个正气一定会受点伤,用白虎汤一定加人参,那么渴的,这人感受渴,用白虎汤也加人参,所以这是《伤寒论》张仲景留下的规矩。

 

张锡纯说,我“临证品验”以来,我觉得这人只要年过五旬,“或者壮年在劳心劳力”的人,就是特别操劳的人,这种人一般都有内伤,正气都不足,所以用这生石膏一定要用加人参的,即使不是“汗、吐、下”的也加人参,效果往往更好,这是张锡纯的经验。这个经验非常非常重要,在一些正气不足的人用生石膏的时候,放点党参,吃那党参,不一定是东北人参,党参效果都会好的,会保护自己正气,帮助正气把邪气排出来,今天讲这病例就这么一病例。

 

张锡纯说,“曾治”,他老家那边有个叫西傅家庄,这患者名叫傅寿朋,也就二十多岁,身体一向很虚弱,这小伙子正气不足,偶然感觉“气分不舒”,医生就用三棱、延胡等药给他通,这些药带点破血的药性,结果开始觉得短气了,自己短气,气喘的有点不对劲了,停药就不敢服了,隔两天突然“喘逆”,浑身“喘逆”,这个筋开始感觉肉跳动,筋有点“筋惕”的感觉,精神恍惚,“脉数至六至”,就一呼一吸之间脉跳六下,这说明跳的很快了,“脉数”。

 

这时候请张锡纯来一诊断,张锡纯一看,脉还浮,摇摇欲坠,好像消失了一下,按这脉好像没有了,这是正气不足的表现。“肌肤甚热”,就是他开始有点发烧的感觉,这时候上半身经常出热汗,自己说心里边感觉“为热所迫”,感觉心脏好像乱跳一样,心悸怔忡,“舌上微有白苔”,大家看这是张锡纯写的舌象的病例,他说“舌上微有白苔,中心似黄”,说明体内有热,因为舌苔如果变黄了,说明这人开始有热了。

 

他统观这病情,张锡纯说“陡发于一日,其受外感已非一日”,这外感已经有了,但是不知道,因为正气不足,无力抗邪,所以有的人他总是有点外感,但是没发出来,你给他一补正气,马上开始发烧了,说明什么?说明这人开始抗邪了,之前是身体根本就抵抗不了邪气,无法组织起来有效的抵抗来,很多人亚健康人都处于这种状态,平时没事,一到放假了立刻发烧感冒,为什么?放假了开始身体积蓄能量了,平时都处于劳累状态。这个小伙子就身体弱,已经有外感,但是没有发出来,结果一用药导致这么多问题。

 

这个病该怎么治疗呢?张锡纯说因为他现在心悸怔忡,可能取药来不及了,正气太虚了,赶快用那个生鸡子黄,就是生鸡蛋黄,把这鸡蛋打开,把鸡蛋清拿走,就取里边的鸡蛋黄,温开水往里一调,给他调服,喝下去。鸡子黄有什么作用呢?这是补阴的良药,因为心悸怔忡往往是阴气不足,补阴就能过来,所以赶快给他把正气先补一补,把这肾经阴气先补一补,结果喝下去,喝完以后这喘好像好一些,心悸怔忡感觉见好。

 

开始投方子了,投什么?大剂量的“白虎加人参汤”,方子里边生石膏用到三两,你看张锡纯用药这是有胆量的,人参用了六钱,他这没写党参,没写台参什么的,这是东北的人参,人参用了六钱,更加干的怀山药,你看特别讲怀山药,“干怀山药代方中的粳米”,把大米给替掉了,煎汤煎出一大碗来,再往里加鸡子黄,加了三个,就单加生的鸡蛋黄,加里搅,熬好以后,把生鸡蛋黄再搅进去,徐徐的温饮,趁着温热喝下。这个病治疗效果如何呢?这副药喝完以后,这个人的病就好了,“尽剂而愈”,大家看这张锡纯治病的手段,用药准确,量大,一下把局势就扭转了。

 

这里边学到什么知识?第一个生鸡蛋黄有什么作用?叫生鸡子黄,中医认为它能滋阴补津,这是真的,很多热性病伤到阴的时候,我们会用这鸡子黄调到熬好的药汁里边,生鸡蛋黄给它调进去,然后喝,可以补阴,这是好东西;第二个学什么?学张锡纯在用白虎汤,在用生石膏的时候,对于这个人正气不足的时候,张锡纯会配人参的,这是张锡纯学习了张仲景的经验以后,他给我们留下的经验,所以我们学到了这两点,我们今天听的医案就算有收获了。

 

今天我们先聊到这,明天再接着聊张锡纯是怎么来给大家用生石膏的。因为张锡纯最擅长的一味药就是生石膏,所以这个生石膏我们会多聊一段时间。好的,谢谢大家,我们明天再见。注:本文章来自“罗大伦频道”,感谢罗博士的细心讲解,这里分享的是文字版,语音版可以关注公众号收听:大伦书院。

Previous<< Next: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