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锡纯用生石膏治疗有热证的鼻炎

医 案
石膏之性又善治脑漏(即鼻炎)。

方书治脑漏之证,恒用辛夷、苍耳。然此证病因,有因脑为风袭者,又因肝移热于脑者。若因脑为风袭而得,其初得之时,或可用此辛温之品散之,若久而化热,此辛温之药即不宜用,至为肝移热于脑,则辛温之药尤所必戒也。

近治奉天大西关溥源酱房郭玉堂,得此证半载不愈。鼻中时流浊涕,其气腥臭,心热神昏,恒觉眩晕。其脉左右皆弦而有力,其大便恒干燥,知其肝移热于脑,其胃亦移热于脑矣。恐其病因原系风袭,先与西药阿斯匹林瓦许以发其汗,头目即觉清爽。继为疏方,用生石膏两半,龙胆草、生杭芍、玄参、知母、花粉各四钱,连翘、金银花、甘草各二钱,薄荷叶一钱。连服十剂,石膏皆用两半,他药则少有加减,其病遂脱然全愈。

Tips:中药的计量要以个人的身体反应程度作为标准~

各位朋友大家好,今天我们接着来聊张锡纯是怎么用生石膏这味药的。

 

张锡纯认为生石膏又擅长治疗脑漏。什么叫脑漏?就是鼻炎,因为这鼻炎它往下漏这鼻涕,好像脑袋漏了一样,所以古代管这叫脑漏。一般张锡纯说“方书”用治疗鼻炎,都用什么辛夷、苍耳等等,他说然而“此证病因”,有很多是因为被风邪吹到了,被这风邪吹到以后,或者有的人是“肝移热于脑”,所以会导致这种鼻炎,这鼻炎它愈久会化热。

 

我们说鼻炎其实两种,一种是流清鼻涕的,那是有寒,我们推荐用黄元御的桔梗元参汤,有大量的患者用这桔梗元参汤用好的,这个例子特别多,可是有一种不是清鼻涕的,是黄鼻涕,这黄鼻涕的往往是时间更长一些,而且它的热症更深,它有热症了,这种是什么?“愈久化热”,这时候用辛温之药就不行,用那温热的药就不行了,这时候怎么办呢?这时候张锡纯说可以用生石膏。

 

比如说这病例,他说治疗一个“奉天大西关溥源酱房”,这人叫郭玉堂,得什么病了呢?得这鼻炎,脑漏“半载不愈”,流这鼻涕经常是黄浊的鼻涕,味还腥臭,“心热神昏”,总是感觉热,神志总是昏昏沉沉的,这鼻炎时间长这人就昏昏沉沉,总是感觉思维不清,总觉得眩晕,为什么?一方面是因为鼻炎堵着鼻子呼吸不畅;另外一方面这种鼻炎它的炎症确实会影响局部的血液循环,会对脑部有影响的,所以有鼻炎的孩子,学习成绩往往会下降,记忆力不好,这时候怎么办呢?治疗这个人得的病,半年都没治好,这时候没办法请张锡纯来治。

 

张锡纯一诊脉,“左右皆弦而有力”,弦有力量,大便总是干燥的,张锡纯说这是热症。“肝移热于脑,胃亦移热于脑”,反正你肝胃有热,胃气不下降,在上边化为胃火,导致上边有问题。肝火又往上走,所以这是热症,怎么办呢?张锡纯说,你肯定起因是被风吹到了,那先用西药阿司匹林用一点发汗,你看张锡纯用药,他是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,为什么呢?他主张中药、西药都用,把西药也按中药的归经性味给划分一下。他经常发汗就用这个阿司匹林,往往外散这个风邪,散汗。结果用了以后,出点汗,觉得头目清爽很多。

 

张锡纯给开个方子,用了“生石膏一两半“,“龙胆草、生杭芍(即白芍)、玄参、知母、花粉各四钱”,这个不多,三四一十二,一共十二克,“连翘、金银花、甘草各二钱”就每一味是六克,“薄荷叶一钱”,这三克,薄荷叶轻轻地往上地一散,这个方子开下去,连服十剂,每次石膏皆用一两半,“他药”,其他药逐渐往下减少,有加有减,这样逐渐调整,然后十副以后,这个“病遂脱然全愈”,就好了。

 

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用这方子呢?必须是非常非常热的热症,就确实你确认是热症,可以用这方子,也可以用我推荐过的黄元御讲的五味石膏汤,这五味石膏汤大家可以百度一下,也可以,但是记住一定是黄鼻涕的。这个思路就是用生石膏来治疗热症的鼻炎,效果确实很好,有人用了这个五味石膏汤以后反映说效果确实很好。因为流清鼻涕打喷嚏那种过敏性鼻炎和黄鼻涕这种是不一样的,黄鼻涕是有炎症了,而且里面是慢性炎症,这里边影响会更大,这个病治疗可能更吃力一点。但是用了生石膏配合其他药以后,效果也是非常好的,这是张锡纯给我们的一个经验。

 

好的朋友们,那么我们今天就聊到这,明天接着讲张锡纯是怎么用生石膏来治病的。谢谢大家,我们明天再见。注:本文章来自“罗大伦频道”,感谢罗博士的细心讲解,这里分享的是文字版,语音版可以关注公众号收听:大伦书院。

Previous<< Next: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