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锡纯用生石膏咽喉红肿热痛

医 案
石膏之性又善清咽喉之热。沧州友人董寿山,年三十余,初次感冒发颐,数日颔下颈项皆肿,延至膺胸,复渐肿而下。其牙关紧闭,唯自齿缝可进稀汤,而咽喉肿疼,又艰于下咽。延医调治,服清火解毒之药数剂,肿热转增。

时当中秋节后,淋雨不止,因病热危急,冒雨驱车三十里迎愚诊治。见其颔下连项壅肿异常,状类时毒(疮家有时毒证),抚之硬而且热,色甚红,纯是一团火毒之气,下肿已至心口,自牙缝中进水半口,比以手掩口,十分努力方能下咽。且痰涎壅滞胸中,上至咽喉,并无容水之处,进水少许,必换出痰涎一口。且觉有气自下上冲,时作呃逆,连连不止,诊其脉洪滑而长,重按有力,兼有数象。

愚日:“此病俗所称虾蟆瘟也,毒盛炽热,盘踞阳明之府,若火之燎原,必重用生石膏清之,乃可缓其毒热之势。”从前医者在坐,谓:“曾用生石膏一两,毫无功效。”愚日:“石膏乃微寒之药,《本经》原有明文,如此热毒,仅用两许何能见效。”遂用生石膏四两,金线重楼(此药须色黄、味甘、无辣味者方可用,无此则不用亦可)、清半夏各三钱,连翘、蝉退各一钱(为咽喉肿甚,表散之药不敢多用),煎服后,觉药停胸间不下,其热与肿似有益增之势,知其证兼结胸,火热无下行之路,故益上冲也。

幸药房即在本村,复急取生石膏四两、生赭石三两,又煎汤徐徐温饮下,仍觉停于胸间。又急取生赭石三两、蒌仁二两、芒硝八钱,又煎汤饮下,胸间仍不开通。此时咽喉益肿,再饮水亦不能下,病家惶恐无措。
愚晓之日:“我所以急急连次用药者,正为此病肿势浸增,恐稍迟缓,则药不能进,今其胸既贮存如许多药,断无不下行之理,药下行则结开通便,毒火随之下降,而上焦之肿势必消矣。”时当晚十句钟,至夜半药力下行,黎明下燥粪数枚,上焦肿势觉轻,水浆可进。晨饭时,牙关亦微开,服茶汤一碗。午后,肿热又渐增,抚其胸热犹烙手,脉仍洪实。
意其燥结必未尽下,遂投以大黄六钱,芒硝五钱,又下燥粪兼溏粪,病遂大愈。而肿处之硬者,仍不甚消,胸间抚之犹热,脉象亦仍有余热。又用生石膏三两,金银花、连翘各数钱,煎汤一大碗,分数次温饮下,日服一剂,三日痊愈(按此证二次即当用芒硝、大黄)。

各位朋友大家好,今天我们接着聊张锡纯是如何使用生石膏这味药的。

 

张锡纯认为这生石膏还能治咽喉之热,这是他特殊的用法,这咽喉红肿热痛,当炎症很厉害的时候,有热毒瘀结的时候,可以用生石膏可以把这热毒解掉。

 

今天的病例是张锡纯一位老朋友,沧州的叫董寿山,这人三十多岁,感冒以后,得了什么病呢?“发颐”。发颐就是热病过后,导致整个脸部下半部都肿了,有点像今天的西医讲的急性化脓性的腮腺炎,就是非常严重的,整个腮全都肿起来了,几天以后,连脖子都肿了,特别厉害,一直“延至胸部”,全都肿了,红肿热痛,然后肿越来越往下走,这时候牙关紧闭,已经张不开了,因为这里面都肿了,牙已经张不开了。这时候就从牙缝里面,往里灌点稀汤才能喝,这时候想咽也咽不下去,因为都肿了,这个病势非常危重,请医生来调一般都用清热解毒的,这药用了以后,这肿的反而厉害,更厉害了。

 

这个时候正好是中秋节前后,“淋雨不止”,下雨,所以病势危重,怎么办呢?就在雨中“驱车三十多里地”,把张锡纯给请来了,请来一看,肿的实在太厉害了,连腮带脖子“壅肿异常”,好像“时毒热症”,就是这感受了一些瘟疫,一按不但“硬而且热”,颜色很红,“纯是一团火毒之气,下肿已至心口”,说明很危险了,已经到心口了,牙缝中能进水,也就往里灌半口,然后必须用水掩着嘴,一点点费劲才能把这水咽下去,你看这人危险不危险?这时候痰在胸中,往喉咙上,往上边返,所以进水少许,必须出一口痰,这水才能进去一口,您说这多吃力?自己还感觉气从下往上冲,往上冲气,经常“呃逆”,“连连不止”,一诊他脉,“洪滑而长,重按有力”,你看又出现这脉象了,说明热毒壅盛。“兼有数象”,这脉跳的快,说明有热。

 

张锡纯说,这个病就是大家俗称的“虾蟆瘟”,这种瘟疫,热毒炽盛,“盘踞阳明之府”,躲在阳明胃经,这火热燎原,“必用生石膏”,否则的话没效果,用什么药没效果。当时恰巧前面治病的大夫在这,那大夫说,我用生石膏了,我用了一两,一点效果都没有,张锡纯讲生石膏我们都说它大寒,没大寒,是微寒,这种微寒之药,如此热毒就用一两恐怕是不够的,怎么能见效呢?所以我怎么用呢?“生石膏四两”,“金钱重楼”来解毒,那么配“清半夏各三钱,连翘、蝉退各一钱”,因为要发散一下,往外解毒,煎药以后往下喝,一点点往下喝,觉得药停在胸间不往下走,与这热与肿好像有点争厉害的感觉,这症还有结胸,“热无下行之路”怎么办呢?

 

幸好这药房就在本村,于是马上再去买药,买什么呢?生石膏再买四两,生赭石三两,生赭石往下重镇,让药性往下走的,熬水熬好以后,煎汤慢慢给他往下喝,仍觉得停在胸间,又赶快去买生赭石三两,这药不断往下追加,生赭石三两,然后瓜蒌仁,就蒌仁二两,这化痰的,“芒硝八钱”,又煎汤饮,往下喝,然后胸间还没有开通,还是觉得堵,这时候咽喉更肿了,这时候一般人可就不敢治了,因为这人别越来越重了,这患者家属就有点慌了,说能不能行啊?张先生这怎么越来越重了,张锡纯跟他们讲道理,说“我之所以频频连次给你加药,说明什么?这病总是再往上发的,越来越厉害,稍微迟点,这人可能马上就会不救了,可能就有问题了,药进不去就坏了,现在胸中积攒了这么多药,没有可能不往下走,所以药往下走,慢慢慢慢就开通了,别急,我们等着它往下走。”

 

结果当天晚上“夜半”,药力往下走,阳明时候排了点粪便,非常干燥,上焦肿了觉得轻了点,可以往里喝水了,这时候牙关也开始开了,喝了茶汤,喝那汤喝了一碗。“午后”,肿又开始起来的时候,一摸这胸中烫手,这个热呀。张锡纯说这热力又来了,一摸脉,这脉仍旧“洪实”,说明里边热还在,张锡纯说这个结聚燥结还是没下干净,所以怎么办?中医认为大便干燥结在里边,会导致热象的增加,怎么办呢?

 

这病治的是一波三折,张锡纯赶快加药,加什么药?“大黄六钱、芒硝五钱”,这是泻下之药,这时候开始往下泻点,然后一通这病势开始削减了,往下减了,身体开始恢复,这时候张锡纯一诊断还有热,胸间还热,脉象还带着余热,怎么办?又用生石膏三两,金银花、连翘各数钱,煎汤一大碗,分几次趁着温热喝下去,每天服一剂,结果三天以后痊愈。

 

张锡纯这后边说了,这个症我第二次就应该用芒硝、大黄往下泻,下边一通了,上面热毒往下一走,就应该好了,所以这是他马后炮写的,他说后悔,当时第二次就应该用,但是大家看这么重一个病,张锡纯用这么短的时间,把这个病给救过来,说明他手段还是不得了的,一波三折,当这用药不往下走,这热反而增重的时候,一般人可能心里没底了,但是张锡纯他有准,他知道生石膏药性能达到什么份上,能达到什么地步,知道药在里面一定会发挥作用的,所以等到半夜果然病势开始有了转机,这是张锡纯对生石膏它的功用特别了解,所以才有这个把握。

 

这个病案说明什么?告诉我们什么道理?生石膏对咽喉的肿痛,里面热毒聚集的,会有治疗作用,所以现代您看我们治疗这咽喉肿痛的方子的时候,往往方子里面开生石膏,一般中医大夫往往会开点生石膏,这是什么?这就是为了解热毒用的,学了这一点,各位今天这病例大家就没白听。

 

好的朋友们,今天我们就聊到这,明天接着讲张锡纯是怎么来用这生石膏给大家看病的。好的,谢谢大家。注:本文章来自“罗大伦频道”,感谢罗博士的细心讲解,这里分享的是文字版,语音版可以关注公众号收听:大伦书院。

Previous<< Next: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