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锡纯用生石膏治疗热毒入胃引起的头面红肿

医 案
石膏之性,又善清头面之热。
愚在德州时,一军士年二十余,得瘟疫,三四日间,头面悉肿,其肿处皮肤内含黄水,破后且溃烂,身上间有斑点。
闻人言此证名大头瘟,其溃烂之状,又似瓜瓤瘟,最不易治。惧甚,求为诊视。
其脉洪滑而长,舌苔白而微黄,问其心中,惟觉烦热,嗜食凉物。遂晓之日:“此症不难治,头面之肿烂,周身之斑点,无非热毒入胃,而随胃气外现之象,能放胆服生石膏可保痊愈。”遂投以拙拟青盂汤(方载三期七卷,系荷叶一个周遭边,生石膏一两,羚羊角二钱,知母六钱,蝉退、僵蚕、金钱重楼、粉甘草各钱半),方中石膏改用三两,知母改用八钱,煎汁一大碗,分数次温饮下,一剂病愈强半,翌日于方中减去荷叶、蝉退,又服一剂痊愈。

各位朋友大家好,今天我们来聊张锡纯是如何使用生石膏这味药的。

 

张锡纯对生石膏是特别的擅长,他总结出来生石膏的各种用法,比如说他认为生石膏“善清头面之热”,什么意思?就是脸上的这种热,生石膏特别善于清掉。因为生石膏入阳明胃经,我们阳明胃经的循行经过脸部,所以脸上的很多问题就与这个胃相关。比如有的妇女为什么满脸黄褐斑?因为她脾胃不好,脾胃好了以后,这斑慢慢会变淡等等,所以张锡纯认为“生石膏善于清头面之热”,他认为经络是相连的,我来清你胃经的火,你脸上的红肿热痛就会去掉。

 

讲个病例,当年他在德州的时候,他这病例都是在军队里面=边,在德州当军医的时候,有一个军士年二十多岁,得了什么病呢?“得瘟疫”,什么样的瘟疫?这三四天里边,脑袋肿了,头和脸都肿了,他肿的地方皮肤里面有黄水,有黄色的水,一破了就溃烂,脸上很难看,“身上兼有斑点”,那么听人说,大家说这病叫“大头瘟”,大头瘟谁治过?金元时期的李东垣治过,“普济消毒饮”就治这大头瘟的。“其溃烂之状”,又不像大头瘟,又像“瓜瓤瘟”,另外一种瘟疫,是烂的,很不好治,说这病会死人的,这军士一听,害怕了,就赶快找张锡纯。

 

张锡纯给他一诊脉,“脉洪滑而长”,脉很有力气,“滑”、“长”说明热很盛,“舌苔白和微黄”,你看这又是有热,微黄这是有热的症状,然后问他你感觉怎么样?我就觉得烦,心烦热,总想吃凉东西,我一吃凉东西就舒服,这时候怎么办呢?我这热呀。

 

张锡纯就跟他说,这个病并不难治,“头面之肿烂,周身之斑点,无非热毒入胃”,入了阳明胃经了,这时候随着这胃气表现出来了,胃经表现在脸上了,周身皮肤也都有点,这时候只能“放胆用生石膏”可以保全你性命,这军士一听,那张先生您还等什么呢?赶快给我下药吧,我这又烦又热脸都烂了,这哪行?

 

于是张锡纯就开了个方子,生石膏。这生石膏他用了三两,“羚羊角二钱”,羚羊角治什么我们前面讲过,羚羊角可以清肝胆之热,知母用了八钱,用点蝉退、僵蝉、金钱重楼、粉甘草各一钱半,这些蝉退、僵蝉都是解毒、透毒的,这方子里边还配了一点荷叶,用点儿荷叶边清暑的,去暑热的。这方子熬好以后,温暖的服下去,趁着温热服下去,效果怎么样?一剂这病好了一半,第二天这方子里边把荷叶减掉,把蝉退减掉,又服了一剂,这人的病就痊愈,这脸的红肿热痛就退掉了,这病就好了。这方子里哪个药最有效呢?生石膏最有效,张锡纯把生石膏给搞成三两,这量是非常大的,清阳明之热,所以这是张锡纯的经验。

 

今天这病例我们学到什么呢?我们学到张锡纯认为头面上的这种热度,跟胃经往往相关,如果是因为胃经有热导致的这种热毒外陷,我们用生石膏清热,阳明经的热一清掉,这个热毒就去掉了,所以这是张锡纯的经验。我们再看到方子,这个脸上有什么病,长了大疮什么的,如果方子里看到有生石膏的话,我们知道这是解热毒的,解阳明经热毒的这样一个中药,明白了这个,那今天这个医案就没白听。

 

好的朋友们,那么我们今天就聊到这,明天接着讲张锡纯是如何使用生石膏这味药的,谢谢大家,我们明天再见。注:本文章来自“罗大伦频道”,感谢罗博士的细心讲解,这里分享的是文字版,语音版可以关注公众号收听:大伦书院。

Previous<< Next: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