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锡纯独创秘方“石膏粳米汤”的功效

医 案
沈阳县知事朱霭亭夫人,年五旬。于戊午季秋,得温病甚剧。时愚初至奉天,霭亭系愚同乡,求为诊治。见其以冰囊作枕,复悬冰囊贴面之上侧。盖从前求东人调治,如此治法,东人之所为也。合目昏昏似睡,大声呼之,毫无知觉。其脉洪大无伦,按之甚实。愚谓霭亭曰∶此病阳明府热,已至极点。外治以冰,热愈内陷。然此病尚可为,非重用生石膏不可。霭亭韪愚言,遂用生石膏细末四两、粳米八钱,煎取清汁四茶杯,徐徐温灌下。约历十点钟,将药服尽,豁然顿醒。后又用知母、花粉、玄参、白芍诸药,少加连翘以清其余热,服两剂全愈。霭亭喜甚,命其公子良佐从愚学医云。各位朋友,大家好。今天我们接着来聊张锡纯是如何使用生石膏这味药的。生石膏这味药张锡纯用的是得心应手,我们今天反而对生石膏不熟悉了,今天介绍张锡纯用的一个方子,叫“石膏粳米汤”。

 

今天讲的病例,是当时沈阳县的知事,我不知道这个知事是什么官,反正有的时候张锡纯管它叫沈阳县尹。总之,这是我老家沈阳的一个官员,这县尹知事叫朱霭亭,他的夫人五十来岁了,得的是温病。这温病就是外感的热症,这一感冒外感来了,咽喉肿痛,舌头红了,脉搏快了,呼吸急促,发高烧等等,这是温病。

 

当时张锡纯是刚刚到沈阳,到奉天,这位朱先生就是张锡纯的老乡,所以就请张锡纯,您来给诊治一下吧,张锡纯来到他这一看,用一个冰囊做枕头,就是冻的那冰袋当枕头,然后又悬着冰囊挂在脑袋上,冰囊,冰袋,这个叫物理降温。就是下边枕着这冰袋当枕头,上边挂一个冰袋悬在脸上降温。为什么?说日本人来治的,先请日本人来治,所以当年在沈阳看来日本医生是比较活跃的。日本人来治,就是这种治法吃的什么药,不知道什么药,张锡纯就不了解她吃的什么药,张锡纯说如此治法,东人之所为也,日本人你看这治的,治成什么样?这人眼睛闭着,昏昏似睡,像昏迷了一样。大声呼之,毫无知觉,你喊她名字一点知觉没有,这时候人其实已经昏迷了。一诊脉脉洪大无伦,脉特别大,无伦什么意思?跳的简直是非常快,节律不稳了,按之甚实,一按这脉还很大,很实。

 

所以,张锡纯就跟他老乡说了,说这病是阳明府热,病已经热入阳明了,已至极点。外治以冰,让这个热又往里边走,叫热愈内陷。说这个已经很重了,但是这病还可以治,必须重用生石膏不可,你敢不敢用?朱先生一听,那有什么不敢用啊?您认为能用那就能用,那就听您的,结果张锡纯就拿来生石膏细末四两,四两合今天合了120多克。什么是粳米?就是大米,粳米八钱,八钱不多,八钱是24克,20多克。然后把生石膏细末和这大米放到一起熬这个粥,正常的时候张锡纯一般这样用是生石膏二两,生粳米二两半,就是大米二两半,这是正常比例。

 

在今天的病例里边,他用的量已经超量了,你看这生石膏细末的量明显大了,然后煮这大米粥,煮到什么程度?把这大米煮烂了为止,这是他的要求,用这几碗水给它煮,这大米一般三碗水,煮到米烂熟了,然后就喝那个清汁,那大米你也不用吃,下边的生石膏细末也不用吃。有朋友在昨天的留言就写了,说这生石膏怎么吃啊?硬啊。各位,没让您吃生石膏,米也不用吃,就喝那米汤。就把这清米汤倒了四茶杯,就给这位朱先生的夫人一点点趁着温热,趁着温一点点往下灌。过一会将药服尽了,这位朱夫人豁然顿醒,一下就醒了,精神头来了,醒了,张锡纯就说,你看醒了已经,生石膏见效了。怎么办?又用知母、花粉、玄参、白芍诸药,少加点连翘以清其余热,前边是滋阴润燥的,清热的,服两剂这病就痊愈了。

 

大家看,被日本人治成那样,人都昏迷了,张锡纯一副“生石膏粳米汤”下去,居然过来了,然后再加一个很简单的一个滋阴润燥、清热解毒的药,一共服两剂病就痊愈了。结果这位县知事朱先生大喜,他儿子名叫朱良佐,他就命其公子良佐,你别干别的了,你就跟张锡纯张先生去学医吧,张先生就委托你了。所以从此张锡纯就多了一个弟子,叫朱良佐,这位就是因为他把他妈妈病治好了,所以他爸爸要求他你就跟张先生学医吧。为什么?这真能救命啊,张锡纯的本事真能救命。

 

所以,张锡纯今天用的方子叫“石膏粳米汤”,这方子是他独创的,他觉得“白虎汤”等等都比较复杂,我就给它简化了,就是石膏和大米一起熬汤,他认为治什么温病初得,得了温病,初得,开始热,脉浮有力跳的快,身体发高烧。这个时候还可以治感冒受寒了,受寒了过两天开始热起来了,不怕冷,但是发烧的人,有的人发烧浑身冰冷冰冷的,这不行,一定要感觉身上和心里烦热,然后浑身状热发高烧的,这种情况下用这方效果特别好。

 

张锡纯有很多这样的病例,我们今天只介绍一下,明天接着跟大家来讲,张锡纯是怎么用这个生石膏给大家往外清这热的。好的,朋友们,今天就聊到这,明天我们再见,谢谢大家。注:本文章来自“罗大伦频道”,感谢罗博士的细心讲解,这里分享的是文字版,语音版可以关注公众号收听:大伦书院。

Previous<< Next:>>